会员数:101231 在线会员:167 总贴数:9806 今日发帖:0
开启左侧

长岛假期 — 行走于黄、渤海之间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8-2-18 13: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wKgB21BXEnqouQvVAAo5D5XoXFY61.groupinfo.w600 (1).jpeg
“你们是来长岛旅游的?”
“不,我们是来度假的.”

什么区别?
度假
就是消磨假期
浪费时间—正确的浪费
时间
就是用来浪费的

吃-喝-睡是主题
呆-懒-走是关键
从这片山脊走到那片
只是为了黄海日出抑或渤海日落
从这个村子晃到那个
只是为了几间石屋和几捧无花果
这一切
与景区,旅游,人流无关…

这个行程
开始的十分突然
原本“宅”长岛渔家乐是今年的主题
却在悠长假期前
偶遇了一个“懒到底”的出路
毫不迟疑的
我背上行囊再次出发

一夜车轮辗转
没有让我苏醒
伸伸懒腰
又被塞进另一个车厢
只好揉揉睡眼
看看窗外世界

清晨的烟台
气息澄澈
条条白色云带
浮现在一片蔚蓝中
转眼已入蓬莱仙境
一畦畦整齐而别样的植株
取代了江浙乡野间的物种
已然硕果累累
直接让我联想到了纬度相似的波尔多
一栋栋欧式古堡的轮番浮现
为我证实了这个诱人的猜想

好想有一天
骑着单车
一间间的去造访
不为沉睡古堡的丽人
只为那甘美的家酿…

于是
在行程的终点
我象征性的
安排了一次
酒庄的品赏

扯远了
让我们的脚步回到蓬莱

天空依旧晴朗
发丝在晨风中轻舞飞扬
却不想正是这风
把我们耽搁下来

所有航线“暂时停航”
这一“暂时”就是下午两点以后
茄去看她的海洋馆了
我主动申请留下看包
洗漱完毕
开始发呆
头脑360度发散
开始往威海游弋

正当此时
很偶然的和离我不远处的叔叔聊了起来
叔叔是长岛人在济南工作
我们聊了很多
长岛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旅行的快乐、山东长岛艰苦与收获
他还告诉我
岛上民风淳朴、水清气爽
并悻悻然的感叹
“大好的时光都被浪费在这里了…”
“还好,蓝天白云下,看看海,也不算浪费.”我回答
于是我们笑了

聊天让时针走得飞快
几个时辰转眼过去
茄回来了
船也启航了
舱里颠簸得很是厉害
直到望见风车扇叶的转动时
已是黄昏
落日在云絮中幻成一片晕黄
才只一个回眸
晕边突然呈现出七彩的光柱
色泽由模糊渐变为清晰
随后,伴着阳光缓缓隐去
和她的出现一样
不动声色
我呆呆的止步于眼前的光芒
思绪万千
是的,我再次看见了一米彩虹!
上次
是在分手的尼洋河边
那个依依的黄昏徜徉

一米彩虹,几多思念,几许离愁?

长岛的一天

一条平整的山脊    风车相伴
一片陡峭的突崖    面朝大海
一户花样的院落    瓜果满盈
一片夕阳的海湾    铺满碎贝
一个幸福的日子    挥霍时光

清晨的长岛

风平浪静
公路漫长而平坦
没有车
深深呼吸
空气清明中
带着一缕海盐的香气
山边划动的风车扇叶
身边掠过的燕子喜鹊
是我早晨的全山东长岛渔家乐部伙伴

在这里来一次环岛,无论单车或者徒步,都很爽!

慵懒的正午

两棵槐树之间
挂着一张绿色的吊床
那片巨大的绿叶之上
卷着两条熟睡的毛毛虫
—那正是饱餐后的我们
睁开朦胧的双眼
头顶是蓝天
还有不紧不慢的风车
为着无所事事的我们
唱一曲大自然的歌谣

阳光灿烂的午后

一觉醒来
懒洋洋的晃悠到海边
波光粼粼的碎贝滩旁
时而有海鸥划过
找一个空闲的船头
听一长岛旅游网声悠然的涛声
伴着乐声和风声
等待日落时分

日落复日出

长岛由于位置特殊
是历来的兵家必争之地
而她的日出日落
也正因为这个地理位置
—介于黄、渤之间
有着特殊的意义
我们每天看到的
是黄海日出,渤海日落
当然对于我这等人
关心的是入不入眼
所谓意义嘛
多为YY之辞…

黄海日出

出门的时候
还是繁星满天
走在漆黑的路上
可以清晰分辨
银河的脉络
山脊上
风车橙红的夜灯
也排列成一条星汉的支流
闪闪点点的
汇入银河之界

时候尚早
我静静等待着
身边有虫声低吟
闭目倾听少顷
睁眼时却发现
天空的云彩
呈现出一个阶梯状的瀑布
象极了黄龙的钙化彩池
流动着云雾的光芒
我摒息凝视
梯级的顶端
突然探出一颗亮亮的红点
我自个儿欢呼着:
太阳!太阳出来了!
他沉稳的从云蛹间升腾起来
终于冲破了云层而变得耀眼
于是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长岛的一天…

渤海日落之不期而遇版

我们住的北岛
由三个村落组成
嵩前、店子、花沟
之间有公路和阡陌交通
俩人都喜欢走山和逛村

一天黄昏
晃悠到店子海边看归渔
也没想起日落这档子事
正待回家
一个偶然的回眸
却见红霞满天
赶紧急步向西拾级
才攀上山肩
只见那殷红的球体
拖着两条云带
正向海面逼近
在茄对咱好RP的感慨声中
渐渐没入大海
留下一抹橙红相间的华彩
以资回味

渤海日落之翘首以待版

也许正因着那偶遇的美丽
我们决定去等待一次落日
黄昏    北城
归航的渔舟停泊在岸边
在夕阳的金色余辉中
投下点点游移的阴影
接着远山的轮廓
宣告一天的虚度

“如果人类都很努力,烟台长岛世界会变得怎样呢?”
很煞风景的,我答道:“会很快灭亡…”
“那你为什么要那么快让它灭亡呢?”
“所以我天天在这里,发呆…”
茄看着托着腮目不转睛的我
笑了~

吃吃睡睡
是科学养猪法
吃吃睡睡加走走
就成了健康养人法

这里是徒步的天堂
水清气爽鸥鹊相随
长路漫漫人车无扰
走公路走山路走小路
走山脊走石滩走绝壁
日出而走日落而归
累了路边一坐
乏了仰天一觉
看云看雾看风看海
听雨听风听浪听涛
几乎是为所欲为了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
看过了一崖又一滩
忽然有一天
我们在一个山岰里
瞥见一湾海滩
滩石洁白有绿树掩映
没有人迹却见CABLE一条
真个LOST捏!

我们交换个眼色
确定它就是今天的目的地
四下打量后发现一条小径
曲曲弯弯的通往那个方向
可惜的是小路离我们所在
还有一段高度
于是茄四下巡视后指着个坡说:“从这边下.”
泥坡一头是石壁
另一头没有树也没有草
泥巴松滑坡度略陡
幸好不算高
我估摸下哪怕玩滑梯
也不至于受伤后
一手扒石头一长岛手抓进土里
缓慢向下移动
先行登陆的茄
乐呵呵挥着手套朝这边指手划脚
我看着满指甲的泥对她做个鬼脸

小路不久有了分岔
左边的“主干道”
把我们引向一个绝壁
只好折返
捣毁无数“盘丝洞”后
又是手脚齐上
原以为胜利在望
却在一巨石下遇荆棘堵住去路
茄取出砍刀好一番斗争
我们才钻到一个废弃的小屋边
缘着屋基来到了LOST滩

滩子原本很美
加上一路坎坷就更加值得而不忍离去
以至于在家等候的老板娘见我们归来
长舒一口气说:“我还想,这俩人还能走丢了?!”
是的,我们把心丢在那个海滩了…


美剧众多,还是LOST
相似的海滩,不同的故事,我们一起走过…

假日到了
游人开始增多
那晚隔壁房间住进了一群北京人
早上起来见一位叔叔正要去钓鱼
于是我探头探脑的问能不能跟着
“你知道哪里钓鱼吗?”
“恩,我知道好几处呢.”
“不会是景区吧?”
“当然不是,我才不去景区呢,人多还吵.”
“恩,咱俩有共同语言.”

一拍即合正待出发
却有人不乐意了
竟然还是一直相谈甚欢的老板娘:
“你们可不能跟她们去!”
“为什么呀?”叔叔不明白了
“她们俩一走好几十里地去,你们怎么可以…”
叔叔惊讶的上下打量着我
我赶紧眨眨眼睛做无辜状
老板娘见叔叔将信将疑
继续补充道:“她俩来了一个礼拜,把这儿都踩遍了.”
“你哪里人哪?”叔叔转向我
“上海得~”
“这儿有大点儿的鱼吗?”
“恩,翻过个山头,有个海滩没有人,鱼挺大.”
“那收拾收拾走吧?”
“好!”

我赶紧进屋拖上茄背上包
门外叔叔们说着:“人家俩女的..我们四个大老爷们儿…”
于是我们向LOST滩出发了
门前,有老板娘目送的身影:“你们做好思想准备…”

才走出没几分钟
回头一看
叔叔们已经离我们几十米远了
“你们走慢点行不?”他们问
“我们这速度已经很慢了.”茄回答
就这样大家保持着自己的速度
每到转弯时我们都挥手示意

上次从LOST滩回来时
我们另找到了一条坦途
因此他们没有被要求手脚着地
只是翻过一个很小的坡子
从一户养殖场穿越进去
可能是我们目标太大
还没到海滩就被喝住了
要我们去买票
原来那里属于所谓“赶海垂钓区”
事实是海里养了许多鲍鱼
不许随便进
僵持一会儿后我们决定另觅地点
于是又把他们带到了钓鱼岛对面的码头

“你们真是太厉害了,这些地方都能给找到.”
是叔叔安顿下来的第一句话
钓杆打开鱼饵上钩
我们开始天南地北
“你们平时在城里一直这么走吗?上海还挺大的?”
“恩,经常走的,在北京也走呀,从西坝河走到天安门.”
叔叔惊讶的看着我们,还是那句“太厉害了.”
“你们平时不运动的吗?”
“我们平时工作忙,都是开车,没时间呐.”
鱼上钩了~!是条“小石斑”
叔叔把鱼放进个盆里
拿了根鱼杆给我:“你也来吧,这么拿着,觉着咬钩了就提起来.”
我欣然举着鱼杆继续聊天
“你们都住在我们那户人家?”
“没,那户不够住了,我们住在后面那户.”
“那里好吗?”
叔叔表情凝重的:
“一进门,就是一个鸽舍,旁边是一个狗舍,对面就是厕所,
厕所边是鸡舍,还有这么点地儿,是活动空间.”
他边比划着个半臂宽的距离边跟我们解释
我们乐不可支…

我喜欢和北京人聊天
因为一直都热衷于京片子和吴侬软语
听着特享受
况且北京人都还挺逗的
时间马上到了正午
叔叔们说要去午餐了
下午再来钓鱼
“怎么回去啊?”
“走啊~”我不加思索的
“啊?!”
他们无奈的跟我们走着
就在我们去摘无花果的时候
有两位叔叔先行找到一辆车回去了
我们到苹果园一逛
另两位叔叔也打上了的回“鸽舍别墅”去也
待我们回到家
他们的宣传报道看来已经完毕
因为有巨多不认识的男女老少
或惊讶的看着我们
或招呼着我们:“回来啦?”
还有位大妈对女儿说:
“以后一放假就给你带到乡下来,看你那么娇气!”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们离开…

午餐时
叔叔们好心的给我们倒酒加菜
据说有一位早上一起去的叔叔是名厨呢
能把十分家常的菜做出相当适口的滋味
手艺确实非凡
我高兴的问:“我们下午什么时候再去呀?”
叔叔们答:“你们太厉害了,我们太累了,下午再说吧…”
再说当然就是再说了…
晚上他们邀请我们一起去放烟火
度过了一个姹紫嫣红的海岛夜晚…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乡里乡亲

常见人用“养在深闺人未识”
来形容一个地方的纯净
我却深不以为然
什么年代了
南极洲都污染了
旅行团犹如蝗虫
还真养古墓里去不成?

有些地方
对外来的人和事平静地包容
外来的游客来了又去
她仍保持着从容平淡的日子
好比有些人
经历生活的大风大浪
仍无可救药的爱着这个世界
时间拧不过他们
他们身上散发出生活的智慧
才是我所钦佩的

长岛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住着这样的一群人

不必养在深闺,一样澄净灿烂

老板&老板娘

山东女人的勤劳能干
是我从小就目睹的
老板娘又是一位楷模
每天一大早就在忙碌
刀功好,做菜入味,还天天翻花样
可乐坏了馋嘴的我们
每当茄懒床或者臭美时
我总是趴在厨房或者院子里
看老板娘做好吃的听她唱歌
顺带问这问那的跟她聊聊天
她还有个我十分钦佩的能耐
就是算帐又清楚又快
对于我这种跟数字没有办法沟通的人来讲
简直是奇迹呀
对了
捎带跟看贴的各位说下
你们哪次和我组队出门
千万表叫偶做财务
谁叫偶管钱偶鸽子谁~!

再来说说老板
北方男人给我的印象
基本是豪爽有余细致不足
而老板完全颠覆了这种形象
老板说话的口音里带着京片子
最初给人感觉是个不拘言笑
冷冰冰的大高个子
没事总摆弄着他的CPU和内存条
慢慢的
却发现他其实是个细致体贴的人

例证之一:
一天清早,我端着杯水在厨房门口东张西望
他马上指着桌子的一角:“盐就在那个瓶里.”
之二:
知道我们每天去守候日出
大早看到我就会乐呵呵的:“今天看到日出没?”
之三:
当我们正为去哪挂吊床纠结时
立即帮忙指出了槐树林的所在
之四:
一天晚上
我在院子里无所事事的数星星
突然听见他说:“有好玩儿东西嘿~”
我四下张望,确定是对我讲的后
探头探脑的跑去他身边
他正洗着一大盆生蚝
水里闪着点点星光
“噎~这是什么呀~为什么会发光?”
“这是海里的萤火虫,晚上去打渔看到海上一大片的都是.”
“哦?!真得??那和夜明珠是一个原理吗??”我憧憬着~
“那可不知道了…”对于问题宝宝他有点无奈…

在这户快乐的人家
我们过着幸福而满足的日子

感谢茄提供照片:
每天都要吃的水果,似乎还有很多人不认识?

汉兄
我发现长岛和东极不同的是
岛民都居住在南北长山
因此并没有公共的交通船只来往各小岛
哪怕是旅行团的船很多也只是途经而不停留
而向来勤俭持家的本人
也坚决不会花巨资包船去看各岛
好在距离都较远
不然偶深切怀疑茄会在偶身上栓根绳
让偶渡她过去
事实是她已经絮叨多回都给偶严词拒绝了...

烟灰啊..
这个说来话长
要知道光鲜的外表下
往往存在着深刻的内涵
我们俩对走这遭的定义
均为:"超虐的FB行"
因为茄每天被偶四点整醒看日出
累到晚上九点能倒头就睡着
偶呢
每天回来都因为拗造型搞得身心疲惫...
8过
女人虽然柔弱但都是很坚强得
我们深感虐得其所,相虐恨晚啊~

姑姑

村子逛久了
人就变得挑剔
但无论怎样挑剔
店子村有户人家
是绝对不容错过的

那天下午茶时间
两只小馋猫瞄上了人家的无花果树
于是问站在门口的老奶奶可以卖几个给我们吗?
LNN挥舞着手杖:“摘,快点摘!”—我汗如雨下…

围着院子转一圈找到了正门
进门继续:“外面的无花果可以卖几个给我们吗?”
主人披衣而起:“你们会摘吗?”
“额…不会…”
主人便叫家里的女孩子上树去了
留下我们在院里等候

环顾四周
这个院落充满了花草果蔬
院里院外,满满堂堂
“您这里花好多呀,康乃馨,鸭趾草…”我羡慕着
“你认识的花还真不少呢.”主人显然颇为受用
“门外的石榴和南瓜也是您种的吗?”茄继续着
“是啊,前些日子还有枣儿呢.”主人显然很是得意
说着话无花果就来了—满满一袋子
“这里乡亲们过,看见熟了就摘了吃了,所以也不多了.”主人说
“够了够了,已经很多了.”我们十分满意
“今天要吃完的,不然就不新鲜了.”
“哦,好的.”
看我们没有急着离开的意思
主人说:“你们就坐院里吃了才走吧?”
正合我意也就不客气了
端把凳子我们马上开工

“你们住哪儿啊?”
“嵩前”忙着吃当然简明扼要
“那怎么过来的呢?”
“我们从月牙湾那边翻过来的.”
“过那个塌方的崖?”
“恩.”
主人竖起大姆指:“你们嵩前住哪家呀?”
“振兴.”
“住得还好吗?”
“恩,好,老板娘做菜好好吃呢.”我习惯实话实说
“有个年纪大的也在吧?”
“是啊,晚上看到回来吃饭的.”
“那是我弟弟.”
*&%&^$^$&^
我们终于从忙碌中抬起头来:“啊??!”
主人笑着点头
“阿姨您是说老爷爷吗?”我显然辈份不清
“你叫他老爷爷啊?”主人马上挑出了毛病
“额…您看上去比他年轻多了啊…”
“他老是出海打渔,当然显老点.”主人笑了

如此巧遇实在难得
于是我们又聊起了养花种草的心得
以及心爱瓜果被窃的愤怒与无奈
直到日暮西山才想起道别…

按照老板的称呼
我们随后就一直叫这家的主人姑姑了
后来几天也时常在姑姑家门前过
看看小南瓜的生长情况…
只是没有再去打扰

茄说:“下回我们住姑姑家吧?”
“恩,可以在院子里闻花香吃果子数星星呢.”我兴高采烈

姑姑象变戏法似的从哪边掏出个小东东:“知道这个是什么?”

爷爷

充满斜阳的黄昏
袅袅炊烟纠结着饥肠
静静的村子
笼罩在祥和的晚霞中
格外美丽
大人们都已经收工休息
孩子们却总是嬉闹不止
铁匠铺门前
停着一张长椅
“去,坐到那里.”
茄喜欢各种色彩鲜艳的椅子
红的,绿的,黄的…
我们照例百无聊赖的聊闲天

“姑娘打哪儿来?”
我这才注意到身旁端坐着一位老者
斑白的头发与健朗的身体相得益彰
“上海.”是我的回答
“口音不象上海的呐.”
爷爷看来很是有过走南闯北的经验
“您是本地人?”茄问道
“是啊.”
“您以前当过兵吗?”茄继续
“没有.”

夕阳西下
唱着歌儿回家
茄说:“爷爷很有军人气质.”
我点头:“是呢,帅.”
“男人就是要硬朗.”
深表赞同

后来我们也有再回到那个地方
只是没有再遇见爷爷
连和爷爷容貌相若的
叔叔或者GG都没有
残念…

谢谢茄茄片片:
爷爷工作室对面人家的双胞胎,一个十分调皮,另一个很有镜头感.

小狗&小羊的主人

小狗

那晚家里来了客人
我跑到电脑边和老板说话
客人:“你不认识我了?”
“额…看着眼熟…”
客人提醒:“昨天晚上…”
我记人的能耐再次接受考验:“唔…”
“月牙湾…”对方很有耐心
“哦…小狗狗!”终于想起来了!

头天晚上
茄和我出门数星星
晃到月牙湾边却见还有灯火
走近一看
是个卖饰品的摊位
“现在还有人来吗?”
“可能会有…”
摊主跟我们热心地推荐着小东东
见我们对货物兴趣贫乏
他倒并不懊恼
反而从桌下掏出只圆滚滚的小狗
这下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小狗又讨喜又乖巧
茄抱得舍不得放下
摊主也乐于有我们聊天
于是时间过得很快…
只是
我没记住小狗的主人

小动物总是那么吸引眼球

小羊

清晨
走在上山的小路上
被羊群吸引了目光
刚一靠近
却有恶狗狂吠
“可以去抱抱小羊吗?”茄问
小羊的主人:“狗不答应呢.”
*%^$%^$$#$

无奈中茄只好掏出长焦“打羊”
“你们要给羊拍照啊?”
“恩!”
羊主人站起身
牵着头母羊朝我们这边走来
口里念念有词:“母羊来了,它们就跟来了.”

果然
小羊们都尾随着妈妈
走出了狗的势力范围


其中有一只小羊长得很特别
通体全黑
头上有一把雪白的火炬
“它长大了也是黑的吗?”
“是啊.”茄鄙视得看了偶一眼…

偶坏坏得想起给小阳发消息
告诉他我们正在进行“亲羊行动”
转念想到他的反应:
严肃得白了偶一眼…
还是作罢


卖海星的女人

日落后
茄走开了
留下我和孤独的海滩
突然听见身后的声音
回头是一个女人的剪影
伫望后叹了口气
放下左肩扛着的小推车
走向石滩上的一堆东西
我尾随上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一堆海星
她把它们装进网兜里
“这个做什么用?”我问
“回去加工了卖给游客.”
“加工了也是这个颜色?”
“是啊,你住哪儿?”
“嵩前.”
“干吗住那儿去,住店子多好啊?”
我不喜欢这样的对话,感觉很功利
不过我另有目的:“阿姨您住这儿吗?”
“是啊.”
“您每天都在这儿晒海星啊?”
“恩……”
“可以给我一个吗?”
“行,拿去吧.”
茄来了
于是我们有了两颗海星

曾有人说我出世
其实我想我很入世
因为我不加思索的
在潜意识里就对不同的人
说着不同的话…

我的海星—属于我,离开我,世上的事情,大致如此…

吃在长岛

我们在长岛
是包吃住的
每天早餐粥-面-馒头管饱
外加鱼干及小菜
其余两顿正餐
荤素搭配四五个菜
每天每人200元
吃到吃不动为止…

下面上菜

早餐小鱼干,鲜香咸,下粥

辫子鱼
以前没吃过,真有点象辫子
肉嫩而韧,鲜甜,骨少


鲃鱼
肉结结实实的
骨头也很少

这个就不用说了
一点点糖醋,很新鲜

这个晒的鱼干是什么鱼…
不认识…

八爪鱼
大家都吃,也不说了
炸黄鱼
有糖醋的,酱的,干炸的…
外面香酥,里头脆嫩,无骨
茄连头也吃掉乐,还教育偶…
扇贝:吃到吐

是毛蚶吧?
在家妈妈不给吃的呢
鲜嫩啊~多汁呢~口感一流~~口水…

海螺
比较老的肉,耐嚼
鲜,韧,比小的那种入味

花蛤
家里一直吃的,没啥好说了


这个FW喜欢额…

这个就不说了
吃起来麻烦—要挑筋
在家也不爱吃

下面是特色菜…

鲜海蛰
平时吃的都是矾过的
新鲜的嘛
有点象凉皮
又有海蛰的韧,滑
口感比较特别

梭子蟹
海蟹不如河蟹
河蟹不如柿子
是偶的格言
谁让咱不如孔老人家有钱捏
只好舍蟹而取柿子者也

又是它们
活的
蟹落偶手里
基本算是草菅了…

海胆蒸蛋
分不清哪里是海胆哪里是蛋
分不清呀分不清…

鲍鱼
怎么煮都是肥厚嫩韧
还有鲍贝带回家搁肥皂…
海菜包子
一屉一屉得吃…
味道有点象韭菜
可能是搁了蒜的关系
香喷喷的…

鲃鱼饺子
一盆一盆得吃…
老板说:不够还有…
鱼就很鲜了
做成饺子包上汤汁
实在入味
咬上一大口
那个幸福…
可惜…吃不下了…

定有遗漏,还望包涵
茄,偶们吃的那虾捏?偶巨怀念啊…


太荤腥了
上点素菜调色


黄瓜拌海蛰
搁了蒜和醋
味道很凉爽
下饭啊…可惜吃不动饭了…


炒素
虽说炒素
还是搁了小贝
味道不错的哟~

土豆丝
刀功不错
细,滑,脆,爽…

蕃茄炒蛋
茄竟然说她不吃熟的蕃茄
哎..也罢
蛋归茄,茄归偶…


水果篇

山里红已然硕果累累
可惜怎么架得住我们
每天八串八串得吃啊

苹果
岛上苹果酸甜鲜脆
是偶的酷爱
还非常便宜
最贵的一块五一斤
连买带送
我们一天消耗一大盘…


葡萄
原本头两天老板娘是管葡萄吃的
实在是架不住我们能吃
只好自己买去了
岛上的葡萄个头都不大却很甜
不知道是因为“有机”还是品种的关系
有点象酿酒的类型

衷心感谢养育了这棵无花果树的人家
每天为我们无偿提供甜蜜鲜美的水果

挥别长岛
并没有遗憾
踏上归程
我们满载而归


更多长岛旅游资讯http://www.ji14.com    长岛渔家乐信息网

回复 微信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扫一扫关注我们

  •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

商务合作
13022735651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18:00)

地址:烟台长岛凌云小区150号

QQ-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营业执照-Sitemap-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长岛渔家乐信息网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9 Comsenz Inc.  长岛海纳网络信息工作室  

鲁公网安备 37063402000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