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数:101263 在线会员:468 总贴数:9811 今日发帖:0
开启左侧

长岛五彩斑斓的石头记

[复制链接]
仙人掌 发表于 2013-7-30 13: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本帖最后由 可可去旅行 于 2013-7-30 13:49 编辑

  从我们住的长园宾馆出来,往南走不到百米,就是海滩。晚九点半许,我在房间呆不住,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来到这里,不料,这里竟也有苏东坡在《北海十二石记》中所记的那种五彩斑斓、秀色粲然的美石。借着不远处的路灯灯光,我在石层上寻找着,但赤橙黄绿青蓝紫各样颜色火迸星飞,又鸟儿的翅膀似的大片大片地翩舞起来——我两眼被弄花了。秋夜气凉,衣着单薄的我不情愿地回了宾馆。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人回来了,心却仍在彩石滩。奇怪吗?我这个过去没涉猎过赏石、藏石的愚人,来到长岛突然灵通了,迷上了石头。那是下午去北长山岛,站在九丈崖上,远远地就望见半月湾泛着一派银白,碎银片闪烁跳跃。及至走近,开阔的海滩不像别处那样是细沙粒,满滩都是扁圆、椭圆形的石头,像无数只鸵鸟蛋搁在那儿,很喜人。拣一枚握在掌心,光滑圆润,坚而柔韧,叫你爱不释手。同伴们四散拣石头去了,我才注意到阔滩上到处是鸡觅食似的拣石人。我没有经验,便看人家拣,有俩姑娘显然是有备而来。微胖、扎马尾辫的姑娘戴着湿手套,细高个儿、穿水蓝上衣的姑娘持一块湿海绵,都用心地在一枚枚形质美的球石上擦拭。长岛球石在阳光下为青白色,素装妖娆,一见水,经雨淋或浪打,又会变为白里透红或黄中带绿,有的还呈现清朗、美妙的花纹和图案,珍奇者或如报晓的雄鸡,或如婆娑的柳丝,或如金雁临松、荷塘秋色……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人曾偶然拣到一枚“列宁石”,之后又有人拣了一枚图画酷似丘吉尔和罗斯福的“总统与首相石”,惹得收藏家们跑来不惜出大价钱争购。当然这是百年难遇的事,我想多数人还不是想从这里得到啥价值连城的宝贝,人们追求的是精神的享受。相反,如果怀了那种目的,恐怕反而被失望和烦恼纠缠。这时,胖姑娘“摸”出了一枚黄如蜜桔、点着美玉的花斑的球石,“细高个儿”淘得的这枚则紫如雕檀,纹理清晰(一时还说不出是什么象形图形),她们兴奋地叫起来。我慌了——不能老看别人拣,得自己动手,别人拣的来不了自己的兜——但我却不按形、色、质、纹俱佳的原则挑选,我有我的标准,我挑了一枚扁圆形的,又挑了一枚心形的——在我看来,作为长岛 “代表作”的扁圆形球石在这里太多了,倒是这枚心形的显得稀罕,也别有意味。

长岛月牙湾景区

长岛月牙湾景区
  翌日天微明,夜里睡不好,习惯赖床的我早早就起来,径直朝海滩奔。这下看真切了,夜露的浸润,使滩上的石头犹如色染,花颜丽貎。但可能是附近有数家宾馆,平日游客多,拣石又来得方便的缘故,滩表面的好球石不多见了,更多的是正在向扁圆体演变的半成品。我扒开石堆,拣了三四枚满意的,蹲下身,让海水冲刷上面的黏泥。浪花扑上来又退下去,退下去又扑上来,那我用手怎么抹也抹不掉的黏泥,它只两下就荡涤得一干二净,刚刚还污头垢面的石头转眼晶莹剔透,光彩焕发。海浪的力量何其大!而它每天都这样无休止地运动,这样不停歇地打磨着滩上的石头,它有的是耐心,有的是工夫,慢慢地,柔软的海水就把坚硬无比的石头淘沥得玲珑可人(只是淘沥再好的美石不会属于我了,我是个可怜的匆匆过客)。在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的海浪前久久伫立,似可见一斑地看到了美石“进化”的过程,看到这个过程对我宇宙、人生的启迪,也许比拣到多少美石还要有意义。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不知不觉间太阳冒出海面,倏忽又钻进厚厚薄薄的鱼鳞云。那抹云霞是那么绚烂,颇像我脚下的这弯彩石滩。但我说不清是彩石滩复制于天边的云霞,还是天边的云霞其实就是这弯彩石滩被哪位神仙挂在了那里?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

长岛月牙湾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同时也是一位大赏石家,1085年他任职登州军州事(长岛隶属古登州),虽然仅在登州住了五天就被朝廷召回去,但却对长岛球石一往情深。手中把玩,盂中浸赏,以石为枕,极尽赏玩之能。他的诗可作证:“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置之盆盎中,日与山海对。”其实在苏东坡写那篇《北海十二石记》之前,长岛球石就流传到了京城和各地赏石界,甚至国外。比如最早遣唐使把长岛球石带到日本和韩国,开辟了中国赏石对外交流的先河;北宋熙宁年间,广东名士吴子野自北海运到南海,如获至宝。历代天南海北的藏石家几乎没有不藏长岛球石的。近两年长岛球石又不断在国际性的奇石比赛中拿到大奖。可以说长岛球石已经不是“藏在深闺人未识”了。但长岛的另一种石头却没有这么好的命运,不过在长岛游览的几天里,我更感兴趣的还是这种石头。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蓝天,白云,大海,绿树,阵阵湿润、凉爽的风轻拂面颊,长岛的空气近乎甘洌。我们来到海滨公园,闲散的脚步踏在小广场上。我发现广场地面不是用水泥方砖铺的,也不是青石板和大理石,而是这种石头。它质地细腻、光洁,有点像玉、翡翠。颜色也丰富多样,有姜黄色的,有赭红色的,有紫红色的,有天青色的,有褐色的,另杂以白、黑、灰、蓝、橙、绿、蛋青……虽然铺得参错不一,花花搭搭,看上去是依形就位,随意“拼贴”,但很别致,很出效果(正是杂乱无章,才避免了单调呆板,才自然、生动)。我还是头一回见这种地面,我以为它比青砖地面,石墨石、大理石地面,以及木质地板、纯毛地毯都要漂亮、华贵。接下来,我们到一个小渔村参观,一进村我屏住了呼吸:迎面一座房子从底到顶全由这种彩色石头垒成,院墙也是用它们垛的;这家这样,那家还是如此,家家都好像在炫耀,家家又好像都不把这当回事儿;全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仿佛在搞一场艺术大展,却又不造任何声势,观看的也只有外地来的游人!我们贪婪地在街巷里穿来穿去,被团团色块包围着,簇拥着,只觉得浑身都染上了色彩,心也已斑驳陆离。我在一堵石墙前站好,整整衣领,以它为背景照了一张相,恍若置身花丛之中,如醉如痴,简直美极了,快乐、幸福极了!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我完完全全做了它们的俘虏,完完全全被它们挟制。南长山岛、庙岛、大黑山岛、小黑山岛、渤海黄海分界线……所到之处,我瞪大的眼睛自始至终被它们紧紧攫住。可我不明白,一些位置偏远的小建筑物,一些人迹罕至的石阶,一些伸进海里的堤坝,竟也都是这种彩石所砌,就连山坡上梯田的堰脊,材料也是这美丽的石头……

长岛人真是太奢侈了!

  原来,长岛不但是一个石头的世界——砣矶岛、砣子岛、磨石咀、山嘴石……岛名、村名都离不开石头,而且是彩石的王国,遍地皆彩石。这是因为自大约八亿年前元古代时期以来,多次发生强烈的地壳运动,岩石经过反复挤压,出现粗粗细细的缝隙,含铁、锰、铜、钛等有色金属元素的地下热液,便涌入这粗粗细细的缝隙将其浸染。每次浸染都经过千万年的时间,终于把长岛的山石岗、礁石都染成了彩色,自然才是最伟大的造物主啊!如果这些彩石碎裂,块小如拳,再接受海浪千万年的冲击,磨掉尖角和棱边,出落为球石,就有幸博得雅士们的喜爱;而如果迁徙中远离了海水,永远与球石无缘,形状不规则,又加笨拙,则只能像普通石头那样去造屋铺路了。虽然它们同为石英岩,同样的品质,实际身价已有贵贱之分。这和我们人类是一样的,遗憾哪儿都有不公平在!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苍茫天地之间,谁能慧眼识珠?长岛有一个叫吴忠波的人,土生土长,从小与石头滚在一起,通了“石性”,懂得家乡彩石的价值自不必说,还从彩石的花纹、图案上“品”出了“天然海石画”。十多年来,他着了魔似的,工作之余走遍长岛大大小小的岛屿,寻遍每一面崖壁、每一块裸礁,拍下了上千幅海石画作品。不管是抽象派的、印象派的,还是传统文人水墨,他像给孩子起名字一样,一一给它们命名,《孕》、《海魂》、《层峦叠嶂》、《九寨暮色》、《孤舟蓑笠翁》、《起舞弄清影》、《曲项向天歌》、《蝶恋花》……个个诗意盎然。直到2005年,他遴选部分精品,编著出版了《长岛天然海石画》一书,读者通过画集欣赏这瑰丽石彩、多姿石纹无不震惊、赞叹时,他才松了口气:总算稍稍对得起可爱可敬的石头们了!背着吴忠波的画集和一箱花色繁多的石头,我满载而归。我本是想把整个长岛都搬来的,无奈臂力太小,实在力不从心。


    更多烟台长岛旅游攻略信息 请访问 长岛旅游论坛 http://www.changdao.la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长岛月牙湾鹅卵石
回复 微信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7

蔷薇 发表于 2013-7-30 13: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更健康
天涯浪子 发表于 2013-7-31 17: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可以做参考       
粉红色的回忆 发表于 2013-8-1 15: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顶,很好!
猫吃老鼠 发表于 2013-8-2 16: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啊,呵呵,今年去了日照,明年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啊,不一样的景致O(∩_∩)O~
淡定 发表于 2013-8-3 23: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顶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扫一扫关注我们

  •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

商务合作
1561508278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18:00)

地址:烟台长岛凌云小区150号

QQ-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营业执照-Sitemap-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长岛渔家乐信息网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9 Comsenz Inc.  长岛海纳网络信息工作室  

鲁公网安备 37063402000114号